工程质量争议

工程进度慢、质量差构成违约的,有权解除合同!

案情简介: 2016年我方当事人承包了某开发公司的装修工程,并签订了施工合同,后2016年9月我方当事人又将该装修工程中的16号楼装修工程以包工包料的方式转包给A某和B某,但合同签订后,A某和B某的的工程进度缓慢,没有依据合同约定按时完成工程,导致工期延迟,并且每次验收质量均不合格,现我方当事人想与其解除合同并通知其解除合同并退还多领取的工程款701912元,但A某和B某均未回复,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与A某和B某的装修合同,并退还其在我方当事人处多领取的工程款701912元。

保修期满发包方不退还保修金的,有权主张本金和利息!

案情简介: 2011年9月28日,被告某建设集团总公司将某公寓的幕墙及钢结构工程发包给我方当事人,合同约定价款为32970000元;合同约定依据工程进度的20%、40%、95%支付款项,剩余5%于工程竣工验收后质保期满后1个月内退还。工程于2014年5月竣工验收,质保期于2016年5月届满,但至2018年被告某建设集团总公司仍未退还我方当事人质保金1648500元,我方当事人在质保期内实际已经履行完毕自己的义务,并且质保期满后仍为其进行了免费维修服务,我方当事人多次向某建设集团总公司要求退还工程质保金,但该集团仍未退还,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被告某建设集团总公司退还工程质保金以及暂算至2018年7月31日的利息共计2513492元。

工程已过质保期,发包人仍要求我方当事人免费维修的,法院不予支持!

案情简介:   2015年8月,我方当事人与原告某住公司就某别墅群的外墙工程签订外墙保温及涂料工程分包合同,约定工程为包工包料,合同价款为567821元 ,后该工程于2015年底竣工,我方当事人与原告某住公司与2016年1月进行结算,工程合格,约定结算价款以合同约定价款上调15%。2017年3月,原告某住公司向我方当事人出函要求我方当事人为其维修部分外墙保温工程,因法定约定该类工程的保修期为1年,现已过保修期,我方当事人拒绝为原告某住公司进行免费维修,但可以进行有偿维修。但原告某住公司认为我当事人有义务为其免费维修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我方当事人为其免费维修或支付相应价格的维修款。

以装修存在质量问题并且未验收为由拒绝向我方当事人支付装修款,通过专业角度分析为我方当事人索回工程款!

案情简介: 2016年12月底,作为原告的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商场签订了装修装饰工程协议,协议约定了由我方当事人承包该商场内的装修工程,工程价款共计960万元;我方当事人在签订该协议后组织人员施工,签订时被告支付了40%的工程款,在施工过程中又支付了40%的工程款,共计支付了80%的工程款共计768万元,现该工程早已经完工,并且过了质保期,我方当事人多次向被告催要剩余装修款,但对方已该装修存在质量问题并且未验收为由拒绝支付,但是我方当事人提供的结算书上有被告公司负责人的签字,并且质量并不存在问题。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剩余装修款项192万元。

工程质量不合格,为我方当事人保住合法权益!

案情简介: 2016年1月,我方当事人挂靠在某公司名下承包了某学校施工工程,后我方当事人通过转包的方式向原告转包该工程,依据工程进度给付工程价款,并由我方当事人扣留质保金88万元,合同签订后我方当事人向原告支付预付款100万元,后又依据原告施工进度向其支付了除质保金外的全部工程价款,现工程出现质量问题,我方当事人通过相关鉴定机构对工程质量进行检测,检测报告证明该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并花费13万元检测费。现原告向法院起诉我方当事人请求法院判决我方当事人向原告退还工程质保金。

未经验收擅自使用,后又以该理由抗辩要求我方当事人赔偿,我方当事人不承担任何质量责任,对方还应支付相应工程款和保证金!

案情简介: 2014年初,原告A某与被告B 娱乐城签订了该娱乐城装修装饰承包合同,由B娱乐城的法定代表人在其上签字并盖章,合同价款为318万元,合同签字之日起三日内被告向原告预付工程款100万元,2014年11月底被告向原告支付工程进度款100万元,并约定工程期限至2015年1月完成,并于完工之日支付剩余工程款但由被告扣留20万元工程保证金一年,后双方竣工,由原告A某通知被告B娱乐城验收,但B娱乐城在合同约定期限内并未组织竣工验收,并且已将该工程所涉房屋投入使用,现B娱乐城已该工程隔音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向A某支付工程剩余价款98万元以及工程保证金20万元,并且B娱乐城出具了相管机构的鉴定书,因此原告A某向法院起诉被告B娱乐城请求法院判决B娱乐城向A某支付工程剩余价款98万元以及工程保证金20万元共计118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工程质量与质保责任–原告A公司诉被告B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2年6月,A公司与B公司经过多次商议和研究,A公司将某安装工程发包给B公司,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B公司负责以包工包料的方式实施工程,工程总价款289万元,B公司于2012年开工,但是于2017年5月才竣工准备验收材料,合同的初步约定为2012年7月开工到2012年10月竣工,因此A公司拒绝接受竣工验收材料。后B公司将该材料提存到某人民调解会,并进行了公证,于2017年9月26日将该竣工验收报告邮寄给A公司,A公司进行了签收,但并未组织人员验收,但是又使用了该工程项目的厂房。现在在保修期内发现被告该厂房出现质量问题,粉刷层拱起并且多方出现渗漏情况,A公司向B公司请求B公司履行保修义务,B公司未履行,现原告A公司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B公司对该厂房进行维修,维修费用预估为34万元。

工程质量与质保责任–原告A公司诉被告B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1年初,A公司与B公司达成口头协议,将A公司位于某镇的厂区道路施工工程承包给B公司,当时双方并未签订书面协议,并且A公司也未向B公司提供相应的道路设计图纸和施工图纸,B公司经A公司同意后由B公司自行出具图纸进行施工,并于2011年底完成该工程。该工程在施工期间,A公司分3次向B公司支付了工程款并有发票证明,但双方在完工后并未办理验收程序,2012年初,双方又重新补签了一份建设施工合同,并于其中约定工程价款共1450000元,竣工验收后X月内支付XXX%,保修期满X年内支付XX%,并约定保修期为1年。2015年,该道路工程出现严重质量问题,A公司向B公司请求维修,B公司以已过保修期为由拒绝修理。因此现A公司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B公司履行维修义务。

工程质量与质保责任–原告A公司诉B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3年,某公司与原告A公司签订了某建设施工合同将某改造工程发包给A公司,2013年12月双方对上述工程进行结算,结算工程价款为1919531元。实际中,A公司将该工程分包给B   某,约定工程包死价为200万,,支付方式为签合同时支付50万,工程完成时支付150万,实际中在2015年的某公司与A公司的官司中已经被判决B某为实际施工人员,并且各方对上述结算工程款无异议。2015年3月,某公司向原告A公司出具通知单,通知其所承包的某改造工程存在极为严重的质量问题,并且现在还未超出质量保证期2年,要求A公司必须在10日在对该工程中地面和树木等问题进行维护,一切损失由A公司负责。因前一案件中已确定实际施工人员为B某,因此A公司认为该损失和维护费用应当由B某承担。实际中某公司已经将该工程款结付给A公司,并且A公司实际并未履行该维护义务。现A公司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B某向其履行保修义务或支付修理费20万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