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结算争议

受让他人义务的,必须切实履行!

案情简介:    2014年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告我方当事人作为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通过内部承包的方式取得该工程,后因被告某公司的原因导致工程暂停施工,并于2016年9月三方达成协议,有被告某公司负担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义务,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推出该工程,并明确了被告某公司对原告我方当事人应履行的付款义务数额为8098385元。但在上述三方协议签订后,被告某公司并未依照协议内容向我方当事人支付款项,仅支付了工程款的4%,还余96%未支付,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公司依据协议支付拖欠我方当事人的工程款7774449元。

延期验收导致我方当事人多付租金和人工费的,发包人应当支付!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上海某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分包合同,上海某公司为工程总承包方,双方就工程中脚手架工程分包给我方当事人,双方约定了脚手架租赁时间和价格以及人工费用等,后因为被告上海某公司需要就外墙工程施工双方又签订了延期补充协议,约定了租金,由我方当事人负责对脚手架调整修正等负责。施工完成后,上海某公司仅向我方当事人支付第一次约定的租金,不愿支付补充协议约定的占用脚手架费用和人工费用共计314961元,并且还扣留我方当事人部分钢管,钢扣等材料。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占用费及人工费共计314961元,并退还我方的材料。

出现结算争议,对方拖欠款项,为我方减少损失!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广场集团签订了电梯设备承揽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为某广场提供电梯建设服务,合同约定价款为276万元,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仅向我方支付了63万元,还余203万元未支付,设备安装完毕后由该种类设备安检部门进行验收,并且我方当事人已经承担了质保责任,在质保期内未出现任何质量问题, 现我方当事人与被告因结算节点问题而引起款项未付清纠纷,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广场集团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工程款项203万元。

施工人多领取工程款,为我方当事人索回全部多余款项!

案情简介: 2009年,我方当事人与被告协商签订了某综合楼的工程承包施工合同,合同约定了工程造价以及工程施工 时间,被告在签订合同后虽然及时组织施工,但是工程建设到4层楼板时,被告一直无法完成全部工程,因此被告向我方当事人申请了终止该合同,同时我方当事人又向另一方施工方签订合同由其完成其余工程,但在被告施工过程中我方当事人曾多次为其垫付工程款,解除合同后被告不愿退还我方当事人多余的工程款,并称因工程施工临时变更图纸费用已增加;我方当事人向某公司申请对该工程进行了结算,并通过计算得出被告仍多领取工程款1029831元工程款。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被告向我方当事人退还多领取的工程款1029831元。

工程结算争议–原告A公司诉被告B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 A公司与B公司签订了一份报价单,约定B公司将其下员工宿舍工程承包给A公司,A公司于2009年组织人员施工,并于2009年底完成工程,但未向B公司交付,双方也未对该工程的结算方式作出具体规定,至2010年2月工程仍未结算,期间,B公司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30万元,因双方未结算工程,B公司称该工程总价款为1188000元,仍有888000元未支付,A公司对B公司所提出工程价款不予认可,认为B公司未结算仅自己核算价款,因此原告A公司向法院起诉被告B公司要求B公司支付工程欠款915000元。

工程结算争议– 原告A某与B村民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案情简介: 2013年根据县里的文件的建设工程工作要求,要求对B村和C村进行改造,在工程承包时,工程预算造价并未具体提出来,并且在县里将该工程提出时,是由乡委会与A某协商的,村委会并未参与协商,合作是由乡委会与A某制定的,但实际该施工合同是由A某与B村委会签订的,由该村村主任签字并加盖村委会印章。工程完工后,2014年6月原告A某与B村主任,C村干部以及乡政府某主任共同结算,并于结算单上签字,。2015年双方又重新对该项目工程进行结算,并重新签字,于此同时并对工程款进行结算,结算总价值10549861元,当时B村村主任与C村某组组长均签字证明,后B村村委会陆续支付A某530万元,还余5249861元未支付。B村委会此后辩称该工程结算方式和造价均为乡政府与A某制定,B村委会未参与,现对该结算单以及造价不认可,所以余款一直未支付。现A某诉请B村民委员会请求法院判决B村民委员会支付余款5249861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