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款项纠纷

发包方已经结清款项的,承包方无权向其主张支付工程款!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我方当事人与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关于某别墅群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价款为28213425元。2015年6月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又将该建设工程中的装修装饰工程分包给某欧式装修装饰公司,并约定价款为6352192元,后该工程主体工程于2017年初竣工验收合格,装修装饰工程于2017年8月竣工验收合格。我方当事人2017年9月份与某建设集团股份公司进行了结算,并支付了合同约定的全部价款,只扣留5%的保证金于质保期满后退还,现某欧式装修装饰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一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其支付工程款3425156元,被告二我方当事人对该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拒不到庭法院仍有权依法缺席判决!

案情简介: 2016年9月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装潢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建某厂二、三、四车间以及地下室的地面防水以及保温工程,单价为39元每平米,后我方当事人与2017年底施工完成,并由被告某装潢公司验收合格,被告已投入使用,但被告某装潢公司至2018年5月仍未支付工程款1099000元,我方当事人多次向其催要均未收到回复,后我方当事人对被告某装潢公司提出要起诉时,其回复起诉也没有钱支付,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某装潢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099000元。

以我方当事人未完成工程进度为由拒绝支付工程进度款但实际已完成的仍应支付!

案情简介:    原告A某于2017年1月承包某小区部分高层的外墙保温及涂料工程,后A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我方当事人,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合同约定了工程价款支付依据工程进度比例支付,在2017年6月我方当事人向原告A某提交工程进度移交表后,A某向我方当事人出具了一份该款项相应价格的欠条,现工程已进入下一阶段施工,我方当事人依据欠条向A某索要欠付工程款,但A某以工程实际进度并非我方当事人提交进度完成情况为由拒绝支付,并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认定该欠条为我方当事人欺诈所出具应当无效。

有效合同约定即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当事人有权依据合同作出法律行为。

案情简介: 某改造工程为招标工程,某镇政府通过招标的形式与某市政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约定的开工日期为2017年2月29日,发包人应当办理施工所需要的许可证明,另外合同约定因发包人原因造成监理人未能在计划开工日期之日起90天内发出开工通知的,承包人有权提出价格调整要求,或者解除合同。现因发包人原因,至2017年7月份才具备开工条件,但在此期间建筑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我方当事人向发包人提出价格调整要求,被告某镇政府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我方当事人的请求,致使我方当事人无法继续履行合同,因此,我方当事人现依据合同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解除与被告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退还我方当事人向被告某镇政府交纳的履约保证金16万元。

为承包人垫资,我方当事人享有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某投资公司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约定由我方当事人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进行项目投资,我方当事人享有利润分配,后工程施工中我方当事人为该工程垫付了工程款和人工费共计6479944元,并存有银行转账凭证等,后该房地产开发公司以没钱为由拒绝向我方当事人支付该款项,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和人工费6479944元,并确认我方当事人对该工程在该款项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出具结算证书未加盖公章仍然可以作为证据讨回装修款项!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集团签订了某商场吊顶装修工程,工程总价款为98万元,后我方当事人组织人员施工,并于规定时间内完成工程,由我方当事人向被告某集团公司提交了初步价款报告和结算方案,被告某集团由其董事长A某向我方当事人签字结算书但并未加盖某集团的印章,我方当事人多次以结算书上金额向被告某集团索要装修款,被告某集团均已该结算书未加盖公章为由拒绝支付装修款项,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集团向原告支付装修款98万元。

欠付我方当事人工程款100多万元,及时索回降低损失!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公司签订了真空玻璃安装合同,由我方当事人为某公司提供真空玻璃安装服务,合同约定承包方式为全包,我方当事人不得出现任何转包和分包,并且玻璃质量必须符合合同要求,因此签订合同后,我当事人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在施工时某公司支付工程预付款20万元,2016年底,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又增加了一部分,经结算确认,包含增加部分工程的总价款为4856530元,现已支付370万元,尚余1156530元未支付,我方当事人多次催收对方仍未支付,依据合同约定合同质保期满后30日内支付全部工程款,现质保期已过4个多月对方仍未支付,因此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工程款1156530元并支付相应资金占用利息。

合同约定违约金过高对方拒绝支付,仍有权在合法范围内使其支付!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商贸公司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包被告名下某广场部分商铺装修工程,双方于工程完工前补签《工程合同》,后我方当事人已经按约定履行了所有的施工业务,并且双方合同中约定了不按时支付工程款的,依据合同第七条约定按日千分之一的利率支付相应利息,工程完工后双方依据合同进行了结算,合同价款为138万元,我方当事人多次向被告某商贸公司索要款项,被告均为支付,后我方当事人又依据合同向其索要合同价款利息,被告以利息约定过高无效等拒绝支付,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商贸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38万元及合同约定的利息。

以内部承包的名义拒绝承担责任,为我方当事人讨回工程款项!

案情简介: 2013年1月,某公司与某制造公司签订了建设工厂车间的建设项目合同,并于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该项目由其公司员工A某负责,并与A某签订了内部承包合同,但项目合同中写明了A某有权代表某公司在该项目上行使一切权利承担一切义务。后A某又将该项目工程中的土建工程分包给原告我方当事人,工程结算为2298585元,由A某在结算表下签字,后A某向我方当事人支付了部分款项共计1872500元,还余426085元的人工费用未支付,我方当事人多次向A某以及某公司请求支付,A某以其为公司内部承包人员为由,认为该款项应当由某公司负责,因此拒绝承担;某公司又以其实际上已将该项目转包给A某为由拒绝承担责任。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被告某公司与A某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剩余人工费用426085元。

发包方未按约定支付工程款,为我方当事人及时索回工程款,减少极大损失!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公司于2016年12月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了工程价款为819万元,由我方当事人以合同约定的质量完成该合同所约定的工程,合同约定了以完成工程进度为标准支付工程价款,现我方当事人已如期如约完成工程,并且双方已经进行了结算,质保期已经通过,我方当事人向被告多次催要工程余款278万元,但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支付,因此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公司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工程剩余款278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