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分包纠纷

伪造欠条抵扣工程款,法院依法查明!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5日,我方当事人原告A某某与被告B某某签订了某石干挂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建谭香园楼外墙干挂工程。合同签订后我方当事人即组织人员进场施工,并依据合同按时完成工程进度,于2018年1月进行竣工验收合同,依据合同约定,工程完工时应当支付至工程结算款95%,扣留5%质保金于质保期满后退还,现工程早已完工,被告B某某仍拖欠我方当事人工程款1977547元未支付,我方当事人多次向被告B某某索回工程款,B某某后出具了一张我方当事人并不知晓的欠条,上面写有我方当事人拖欠其材料款50万元,想要予以抵扣,但我方当事人并未签过字,因此,我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B某某支付原告A某某工程款1977547元。

分包后未完成工程全部工作,胁迫我方当事人为其立下欠条并支付全部工程款,多付款项及欠条当然无效!

案情简介:   我方当事人与某集团于2015年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包某集团示范区内的机电安装工程,工程总额按实际结算。同年6月份,我方当事人与被告A某就该项目中样板房工程分包给A某,双方签订了劳务分包协议,具体工程量以实际施工结算为准,A某与年底向我方当事人提交了一份工程清单,指明已完成工程量,我方当事人随即付了部分工程款,后A某在2016年初将我方当事人约出并纠集其他几人将我方当事人限制人身自由,逼迫其付了全部工程款(包含未完成工程)并向其出具了20万元欠条,后我方当事人向派出所报案,但公安部门以A某情节轻微,不予立案。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被告A某请求其退还多付的工程款54元并撤销20万元欠条。

与我方当事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又将工程发包给其他人的合同可以解除!

案情简介:    2015年11月我方当事人与被告某村委会就该村旧村改造工程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历时150日历天,我方当事人向其提交工程履约保证金132万元,双方约定2015年11月23日之前由发包人监理人通知承包方我方当事人开工,后至2016年3月仍未通知我方当事人开工,而后经我方当事人了解被告某村委会已将工程承包给另一家公司,合同7.3.2条约定,因发包人原因造成监理人未能在计划开工日期之日起90天内发出开工通知的,承包人有权提出价格调整要求,或者解除合同。因此现因发包人原因导致我方当事人无法开工,我方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与被告某村委会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退还提交的工程保证金132万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

实际施工人挂靠某公司签订承包协议的,实际施工人当然有权起诉发包人索要工程款!

案情简介:    2012年A某挂靠于某建筑公司与某学校签订了学校运动场等地施工合同,双方于合同约定了工程施工细则及工程价款问题,后A某自行垫资施工,并按时完成工程进度,工程于2013年初由双方公司进行了结算,某学校还有部分工程款未支付,现某建筑公司忽然解散,A某的工程款项无从索要,因而A某只能寻到某学校进行索要,某学校以合同是其和某建筑公司签订的,因此该款项只能支付给某建筑公司。现A某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学校向原告A某支付剩余工程款。

分包工程完成后总承包人不知所踪,从发包人出讨回血汗钱!

案情简介: 发包人西南某公司与总承包人A某约定将某酒店建设工程承包给A某,双方签订了书面承包合同,后A某将工程中关于装修和电气工程分包给我方当事人,双方也与2017年1月签订了书面合同,在A某完成工程主体后,我方当事人即组织工人施工,在完成装修和电气工程后依据合同A某应当向在结算后向我方当事人支付全部工程款138万元人民币,现A某仅支付20万元人民币,还余118万元未支付,我方当事人多次向A某索要工程款,A某均不理会,后发现A某本人也不在其所在地办公,无法找寻其人,同时我方当事人了解到西南某公司因该工程欠付A某工程款300多万元也已经到期未付,因此我方当事人找到西南某公司索要工程款,但西南某公司明确回复因我方当事人非A某名下工作人员,因此不能向其支付工程款。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被告西南某公司,并将A某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18万元。

虽然为违法分包但未经结算即索要工程款不受法律保护!

案情简介: 2018年我方当事人与原告A某签订了三份分包合同,分别针对三处基站设备安装工程,该三项工程为我方当事人向某联通分公司承包的,并且我方当事人将该工程分包给原告的情况某联通分公司并不知情。三份分包合同中有一份价值176万元的合同双方只是在协商,并未签字盖章,内容也没有敲定;并且原告A某没有相关施工资质,因此属于违法分包,但是实际施工中原告与我方当事人并未结算前两项工程,结算书也未签订,现A某要求我方当事人向其支付工程结算款共计412万元,我方当事人因未结算工程因此并未向其支付款项。现原告A某向法院起诉我方当事人向其支付工程款共计412万元。

分包时缴纳保证金,对方不履行分包合同后索回保证金及其他款项!

案情简介: 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某小区签订了小高层和地下车库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通过分包的方式将该工程分包给我方当事人,双方签订了分包合同,合同约定由我方当事人承建地下车库以及部分其他工程,我方当事人应向某建设工程有公司缴纳工程保证金200万元,在地下车库工程封顶时退还保证金50%,全部工程验收合格后退还全部保证金,现我方当事人已向其缴纳保证金200万元,签订合同后我方当事人组织工人进场施工时遭到分包方阻拦,导致我方当事人无法施工,现我方当事人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退还我方当事人缴纳的工程保证金200万元,并支付因组织工人施工付出的劳务费19万元。

分包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B公司在某省某市承揽了某酒店的装修装饰工程,后又将该工程项目承包给公司员工C某。当年4月份,C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A某,A某为实际施工人,A某与C某签订了一份装修装饰工程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了承包单价、方式以及结款方式和条件。A某组织员工施工,但是在2016年7月份,由于某酒店资金问题,一直未向B公司付款,因此A某的工程款也被拖欠,致使工程暂停,2016年底,A某与C某对该装修工程进行了结算,结算书中表明还欠A某工程款132万元,由C某向A某出具了欠条,并指明部分工程未完工,价值13万元。后因为所拖欠工程款中有部分为工人工资,工人向当地机关举报,B公司又向A某支付工人工资29万元,现因拖欠工程款过久,原告A某向法院起诉B公司请求解除与C某所签协议书,并由被告B公司向原告A某支付所欠工程款90万元。

分包纠纷–工程施工合同案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B公司在某省某市承揽了某酒店的装修装饰工程,后又将该工程项目承包给公司员工C某。当年4月份,C某又将该工程分包给A某,A某为实际施工人,A某与C某签订了一份装修装饰工程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了承包单价、方式以及结款方式和条件。A某组织员工施工,但是在2016年7月份,由于某酒店资金问题,一直未向B公司付款,因此A某的工程款也被拖欠,致使工程暂停,2016年底,A某与C某对该装修工程进行了结算,结算书中表明还欠A某工程款132万元,由C某向A某出具了欠条,并指明部分工程未完工,价值13万元。后因为所拖欠工程款中有部分为工人工资,工人向当地机关举报,B公司又向A某支付工人工资29万元,现因拖欠工程款过久,原告A某向法院起诉B公司请求解除与C某所签协议书,并由被告B公司向原告A某支付所欠工程款90万元。

转包纠纷–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案情简介: B某于2015年底承包了某地的一家商店的装修工程,后又将该工程其中的水电安装工程项目转包给A某,A某于2016年年初进行了施工,至2016年2月完工,双方对工程进行了验收以及核算。并于现场立下欠条,表明B某欠A某工人工资XXXX元、材料费XXX元,在X月X日之前未付清则加收利息每月X元,并由双方签字并按下指模。虽然B某称其店老板以替他偿还A某XXX元,并抵扣伙食费XXX元,但并未提交相关有效证据。现A某请求法院判处B某偿还其所欠A某XXX元工人工资、XXX元材料费以及XXX元利息,共计XXX元。

Back to Top